(˘•ω•˘)

其实我莫名感觉,凛的心路历程和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有点关系啊…。总之,这就是个因为太不足自产结果不造重点是啥的产物(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ll I have to do is giving you that love u desire.

我喜欢你。……喂我说我喜欢你。啧,在听吗?
似乎听见什么晴天霹雳般的伟大宣言,凛倏的睁大眼睛,不自觉向后仰去却使得后脑撞上铁质的储物柜门,连带着铁皮轰隆作响方才把他从云里雾里的幻想世界拉回现实。耳边发丝紧贴着宗介压制过来的健壮手臂,意识到才发现两人此时的距离近的能够感知彼此温热的呼吸。脑中的第一反应是嬉笑着打个哈哈糊弄过去,正当扯开有些僵硬的嘴角却正对上对方严肃暗沉的眼...

【颗粒苍】=无题=

我只会写小日常_(:3」∠)_

去年的七夕写的(˘•ω•˘) 我发现我特别喜欢在七夕撸文是怎么回事…………


>>>

“苍叶先生,什么是恋爱?”Clear趴在柜台,看着眼前专心清点货存的苍叶,清亮的声音中充满了困惑。

苍叶背对他的身影微微一僵,随即转换成一声无奈的叹息。“又是谁对你这么说的?”

“昨天下午我出门的时候,那三个小孩子突然把我拦住,问我是不是和苍叶先生在谈恋爱。”Clear诚实的回答着,“因为他们经常看到我们两个手牵手,一起回家。”

自从Clear完好无损的回来之后,他就经常跟着苍叶一起工作。有时候两个人一起看店聊天,有时候他就陪着苍叶一起送货。工作结束之后已过傍晚,...

【黑茶】七夕贺

之前写的七夕小日常。( *´艸`)黑茶一生推wwww


>>>

清晨的吉良还被一篇雾气笼罩。阿萨多轻声地打开窗子,让仍沾着水汽的湿润空气流入房间。床上的柯诺尔还在熟睡,耳朵却因为有动静而小幅度的颤动着。

阿萨多走到床边,忍不住摸了摸柯诺尔毛茸茸的的耳朵,在看到他尾巴有些不耐的抽打床边之后收了手。他无声地扬起嘴角,帮柯诺尔拉好被子才出了门房。

院子里的花开的正好,有的才刚冒出小芽,但大部分的展露出了艳丽动人的姿态。四周青藤攀着栅栏,点缀着花朵变得赏心悦目。阿萨多蹲下身来,开始了每天的工作——照看这些可爱的小花们。

他和柯诺尔在吉良定居下来之后,柯诺尔就提出了要在后院种上一院子的花...

是个话唠|死忠犬控|Lamento黑茶本命|DMMD颗粒苍|让明严重不足|职业阿明痴汉|卡西阿里|真凛/宗凛